1. 首页
  2. 个股评测

加加食品(002650)回归主业,曾经的“酱油一哥”能否东山再起

  海天味业(603288)的市值一路奔着7000亿去了,而曾经的“酱油一哥”加加食品(ST加加,002650)市值只有82亿元(截至2021年1月5日下午收盘市值),还在为摘帽而挣扎。

  2020年12月20日晚,加加食品发布《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终止收购大连远洋渔业金枪鱼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枪鱼钓”)100% 股权,这意味着这起耗时超过两年的收购以失败告终。

  加加食品表示,基于本次重组方案较为复杂,公司尚未被撤销其他风险警示以及目前市场环境等原因,现阶段继续推行重大资产重组条件尚不成熟,经公司审慎研究,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曾被冠以“酱油第一股”名号的加加食品,早已挥别2012年上市之时的辉煌。8年来业绩停滞,违规担保、戴帽ST等困境接踵而至,业绩不断被同行业后来者超越。

加加食品(002650)回归主业,曾经的“酱油一哥”能否东山再起插图

  一手好牌打到烂,加加食品还能否回到正常发展轨道?

  截至1月5日收盘,加加食品、海天味业股价与总市值对比

  收购失败,投资者却“拍手叫好”

  2018年3月,加加食品首次提出收购意向并停牌4个月。同年7月10日,加加食品公布了重组预案,拟通过发行股份及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励振羽等合计持有的大连金枪鱼钓100%股权,作价47.1亿元,溢价超200%。而宣布收购金枪鱼钓时,加加食品的总市值仅为55.6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金枪鱼钓是国内最大的专业从事金枪鱼超低温延绳钓的渔业公司,曾计划赴港交所上市,但最后决定通过资产重组进入加加食品。

  彼时,对于收购金枪鱼钓,加加方面表示,随着国内消费的升级,高端食品的市场发展空间巨大。金枪鱼钓属于稀缺行业,且面向高端消费市场,与加加食品布局大食品领域、实现高端定位的初衷都极为吻合。

  然而,这起并购一波三折,两年来甚至没有取得过实质性进展。

  2018年12月,收购议案获股东大会通过。但由于该重组的审计及审阅机构大信会计师事务所自身原因,导致公司无法在规定期限内向证监会报送重组材料,故重组申报延期。

  2019年6月,加加食品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重组事项再一次搁置。在2019年底的股东大会上,该事项的决议有效期被延长至2020年12月18日。

  2020年12月20日晚,加加食品发布公告,同意公司终止对大连远洋渔业金枪鱼钓有限公司的重组事项。

  收购失败,却获得不少投资者“好评”。

  记者在加加食品的股票讨论吧看到,有投资者留言称“庆祝加加正式回归主业,重塑调味品牌龙头”“终止瞎胡闹是天大好事”,还有投资者调侃“开了香槟庆祝”。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业界对加加食品收购金枪鱼钓一直持不乐观态度,加加食品整体对金枪鱼钓公司并没有驾驭能力,如同“蛇吞象”。回顾加加食品近年来多次重组失败,主要是由于其在战略、渠道、团队等方面均存在较大的问题。

  “酱油一哥”如今沦落“打酱油”

  加加食品成立于1996年,因加加酱油而被市场所熟知。2012年登陆A股,成为“中国酱油第一股”。

  值得关注的是,自2015年始,加加食品就开始寻求多元化。

  2015年5月,加加食品向云厨电商增资5000万元获得其51%股权,从事鲜肉、冷却肉配送和零售日用品,却始终不能盈利。2017年12月,加加食品以0元价格将云厨电商51%股权转让,5000万投入打了个水漂。

  2017年4月,加加食品拟收购辣妹子食品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经过6个月磋商,最终因相关各方利益诉求不尽相同而告吹。2018年开始的并购金枪鱼钓,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寄望通过并购使业绩增长,加加食品的初衷或无不妥。然而,加加食品在主营业务——调味品市场上逐渐掉队,错失了良好的市场发展机遇。比如中低端酱油市场饱和的情况下,高端酱油市场伴随消费升级而崛起。

  记者梳理财务资料发现,加加食品自上市后,业绩增长几乎停滞不前,年度营收增长率均只有个位数,净利润更是不进反退。

  加加食品的年营收从刚上市的16亿元到2019年的20.40亿元,几乎原地踏步。而曾经的小弟、也是老对手的海天味业,2019年的营收超过197亿元,是加加食品的近10倍。

  海天味业、加加食品近年业绩对比(支点财经记者整理)

  2017-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加加的毛利率分别为27.28%、26.23%、27.01%、31.62%,而同行业的海天味业和千禾味业(603027)2020年Q3毛利率分别为42.27%、49.45%,加加的盈利能力明显落后。

  差距在零售端也有鲜明对比。

  在天猫,记者看到加加官方旗舰店中销量第一的产品是1.9升的味极鲜酱油,售价22.8元,总销量达到21953件。海天官方旗舰店中销量第一的产品是1.28升的海天古道姜葱料酒,总销量超过20万件;排名第二的1.28升海天味极鲜酱油套装,两瓶售价为49.9元,总销量也超过了16万件。两个品牌的销量差距如此之大。

  记者又在电脑端登录京东搜索“酱油”,第一页的60种商品中,没有看到加加酱油的身影,出现较多的是海天酱油、李锦记酱油等。一直翻到十多页之后,才看到加加酱油的产品。

  记者又探访了武汉本地的一些大型商超,有些超市的酱油货架上,甚至连加加酱油的身影都找不到。

  一位熟悉调味品市场的武汉本地代理商透露,目前加加食品在酱油市场主要集中在二三线城市,在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设立1200多个总经销商。相比之下,目前海天味业的网络已100%覆盖了中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在中国内陆省份中,90%的省份销售过亿,县级覆盖率达到90%以上。

  很明显,过去8年时间里,加加食品没有很好把握调味品主业的市场发展机遇。

  违规频遭处罚,重新聚焦主业

  其实,梳理加加食品近年来的公告,可以进一步看到,加加食品除了偏离主业、业绩几无增长以外,信披违规被处罚、大股东股份冻结等状况频现。

  近两年,加加食品频频遭到证监会处罚都直指两大问题——违规担保和关联交易。Wind数据显示,加加食品上市至今有5次因违规遭罚记录,其中4次集中发生在近一年内。

  加加食品被ST是因为2020年上半年的一次违规担保。截至2020年6月12日,公司违规对外担保本金余额合计4.66亿元,占当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9.94%。违规担保不仅使得公司戴帽,更折射出公司经营管理上存在的漏洞。

  2020年6月30日,加加食品宣布违规担保事项已解除,有望于短期内摘掉ST帽子,同年9月21日向深交所申请“摘帽”。但截至目前,加加食品还是ST加加。

  如今,面对广阔的调味品市场,加加食品似乎开始重新聚焦到主业之上。记者注意到,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杨振曾于2020年11月明确表示,“公司要聚焦调味品行业这条黄金赛道。”

  从业绩来看,戴帽的加加食品似乎迎来了一些曙光:2020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15.78亿元,同比微增7.04%,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39亿元、1.32亿元,增速分别为32.81%、29.68%,尤其是扣非净利润增速对比往年十分可观。

  有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复合调味品市场规模约为557亿元,2018年增长至109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约为15.83%,预测2021年将达1658亿元。而调味品存在较大的提价空间,按价格分,12元以上超高端酱油未来至少有4倍以上增长空间,8-12元高端酱油是产品升级的主要方向。

  面对再一次的市场机遇,加加食品能否逆袭,投资者拭目以待。

  撰稿丨夏木

  编辑丨刘定文 胡馨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