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k线指数

股价翻了3倍,利润负增长、疫苗业务还亏了!华兰生物憋了大招?

  作者:八宝的爸

  对华兰生物半年报的一个有趣推测

  今天看了华兰生物(SZ002007)的半年报,纸面数据确实谈不上多靓丽,数据增幅都在1%甚至负增长,但是我仔仔细细的看了下半年报后面的内容,我却觉得有一些有趣的发现,或者说是纯粹的个人猜想,这里分享给对华兰生物同样感兴趣的朋友。

  这里我要先讲清楚的是,我所有的猜想都基于一个基本设定:华兰生物的管理团队是可靠的、专注主业的,是一个合作、高效、稳定且有竞争力的领导团队。投资或者分析一家企业,优秀可信的管理团队是一切分析的基础。

  在前面的基础设定上,我们可以来开始正式的猜想。我们先忘掉最前面的2020营收、利润数据,我们只要了解一个基本现实:华兰目前业绩几乎和去年持平。我们接着往下看,第四节的第二点:主营业务分析。

  表格里显示:营业收入比去年同期略微降低1600万,降幅1.15%;但是销售费用却降低了14.88%,降幅十分明显;如果我们继续往下看营收构成表,可以发现纯血制品的营收几乎与去年持平,占比还比去年高了1.5%,疫苗亏损。

  我们似乎发现了一个现象:营销费用降幅特别大,主营产品的销售却没有受影响?这是医药行业啊各位,医药行业的销售额几乎是和营销费用等比例挂钩的,虽然集采新政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这个现象,但是从纯商业角度出发,当一个商品的营销费用大降,产品的销售规模却没有丝毫影响,意味着产品本身的内生竞争力有极大的提高,产品可以卖的更快、更多、更贵了,那么问题来了,华兰的管理团队为什么依然只保持在去年的规模,他们是嫌钱赚的太多,不想扩大优质产品的产能来赚更多的钱??难道华兰的管理团队都睡着了??

  咱们接着往下看“分产品的营业收入”构成:人血白蛋白的营收占比比去年同期略降,而利润率更高的静注丙球营收占比有显著提高(也许是因为疫情用量大?),所以华兰的管理团队还是对于血制品方向做了一定工作,但是仅仅这点儿百分比的变化、产品结构的调整就真的对得起那些高管的年薪?

  纸面数据上的分析基本就到此为止了,目前我们只看到了问题:血制品产品那么好卖,高管们却选择不放大业务规模,保持去年的同期水平,虽然优化了结构,但是这远远不够。虽说血液来源有限,血浆限制了产能。但“从了”不该是优秀管理团队的选择。

  现象讲完了,我们就应该继续分析性质:是什么愿意导致出现华兰出现现在的问题?各位请不要忘记我们讨论的大前提——华兰的管理团队是优秀可靠的,那么似乎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这个问题是管理层主动做出的选择导致的!!

  什么管理层主动放弃了血制品的增长/投入?是不是因为有更赚钱买卖要做?有更急需的市场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来开拓?大家是不是已经猜到了答案?难道是新冠肺炎疫苗?nonono,我觉得会是另一个答案:四价流感疫苗。

  大家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去年11月的新闻:因为长生生物的黑天鹅与科兴生物的股权争执,导致全国四价流感疫苗缺货,老百姓想打流感疫苗需要提前两周甚至三周预订。大家还记得华兰2019年报出来以后数据不够奔放,有股民朋友去互动易上问华兰董秘为啥数据不及预期,结果董秘回复:做计划的胆子小了,没想到这么好卖,没敢多生产。

  以上是去年的旧闻了,但是今年还有一个所有投资者绕不过的话题:新冠疫情。华兰本身也在投入资金、人力参与新冠疫苗的研发,要不然那研发投入增加的1100多万归属,当然这研发总投入里7900多万肯定不止这1100多万是用于新冠疫苗的研发。一个新疫苗

股价翻了3倍,利润负增长、疫苗业务还亏了!华兰生物憋了大招?插图

品种上市不是研发完毕就能立即投产的,这次疫情来的突然,病毒又特别狡猾,现在还在全球肆虐,大家可以预见的未来新冠疫苗的需求将会无比的巨大,各大生物疫苗公司都在快速的新建新的管线来保障新冠疫苗的生产,但是一个新管线从设计、环评、施工、试产到正式投产,一年能不能搞定我觉得是需要打一个问号的,如果有朋友了解这块的内容可以在评论区交流。

  对于一个今年都不一定能投产的产品,华兰管理层会采取影响自己其他产品正常生产的方式来响应吗??我觉得不太可能。

  季节性流感与新冠肺炎的表征特别像,网红张文宏医生都说他今年肯定是会打流感疫苗的,建立自己的流感屏障,省的因为流感被当做新冠肺炎来处理了,那多冤枉?如果真的罹患流感,结果到医院呼吸科治疗又感染了新冠,那岂不是更惨?所以大概率的推测:2020年秋冬季流感疫苗的需求规模肯定会比去年多的多的多,也许会是几倍?结合本次半年报产品营收表里疫苗的亏损,与去年同期相比亏了五百多万,各位是不是已经闻到点儿味道了?

  我直接说我的结论吧:华兰管理层选择大规模的扩大流感疫苗的产能,也许是在改造其他疫苗管线或者其他原因,都导致目前其他疫苗生产都受到了影响,才导致上半年的疫苗亏损。华兰改造了小产品的管线,多余的物资、设备、人员全部都去扩大四价流感疫苗的产能来满足秋冬季节流感疫苗需求的大爆发。这是肉眼可见的需求,而疫苗也远比血制品利润率来的高,且还不受原材料的限制。

  管理团队主动选择控制血制品的扩张规模、改造还在赚钱的小产品管线,我们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见证华兰集中一切资源,投入到四价流感疫苗生产以后,带来的产能爆发性增长。不知道这次北京科兴、巴斯德有没有做好应对冲击的准备了,但是我觉得华兰可能已经准备好了。